首页>塞维利亚资讯> [塞维利亚]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[塞维利亚]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俞敏洪 2020-09-29 19:22 910 7089 原文链接

初到塞维利亚(Saville)

今天的行程是全天在塞维利亚,不需要走远路,所以相对轻松。只要读过拜伦的《唐璜》,就知道这部叙事长诗的主角唐璜,其出生地就是在西班牙南部最繁华的城市塞维利亚。唐璜是一个虚构人物,但西班牙贵族中,叫唐璜(Don Juan)的不在少数。贵族名字前面才能加Don,相当于先生,有点像德国人前面加“冯(Von)”,后面的Juan是名字。唐璜出生在塞尔维亚,长大后从塞尔维亚出发,走向了征服世界和女人的道路。拜伦文采飞扬,绘声绘色描述了唐璜精彩的生活。

后来拜伦去参加希腊民族解放运动,结果感染风寒而亡,留下了这部没有写完的伟大作品。拜伦本来想写成十部左右的鸿篇巨作的,但壮志未酬就把自己牺牲掉了。拜伦的个性造就了他的不朽,也使他命运多舛,英年早逝。

塞尔维亚除了和《唐璜》相关,还和三部最著名的歌剧相关。莫扎特的《费加罗的婚礼》,比才的《卡门》和罗西尼的《塞维利亚的理发师》,这三部歌剧的背景地点都是塞维利亚。可见在西方人的心目中,塞维利亚的地位和财富在欧洲人心目中相当重要。 

从塞维利亚穿城而过的瓜达尔基维尔河(Guadalquivir),是哥伦布航海的出发点,也是当时西班牙从美洲掠夺回来的财富聚集地。在河边上现在还有一个塔叫“黄金塔”,是所有航海回来的船只交易黄金的地方。当时的塞维利亚,在西方人心目中,就是财富、奢华、富贵生活的象征。现在的塞维利亚,依然是一座繁华的城市,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见证地,有着伊斯兰文化和天主教文化互相交融的皇宫和大教堂,有着美丽的犹太人居住区,还有开过世博会的西班牙广场。

前面提到的三部歌剧,我原来还真没有看过,为了进一步了解,我在路上的两天里,通过腾讯视频,把三部歌剧全部看了。其中的《卡门》,还是卡拉扬指挥的。看完三部歌剧,居然喜欢上了歌剧的唱腔,在古堡、古城、古皇宫、古街道中,歌声的韵律和环境融为一体了。环境和歌声是相辅相成的,就像你到了草原不会喜欢江南小调,而到了江南,你扯开嗓子唱草原歌曲也会显得格格不入。

塞维利亚是一个充满历史和故事的地方,也是很多作家笔下故事场景的发生地。瓜达尔基维尔河把西班牙带到了新世界,也把新世界和财富带回了西班牙。塞维利亚,和往上走一点的科尔多瓦,往东走一点的格拉纳达,构成了著名的利比里亚半岛伊斯兰教三大名城。

到今天,这三大名城也是旅游的最热点。凡是到西班牙旅游的人,只要有时间,一定会去这三个地方。可惜这次因为时间不够,我们的旅程没有安排科尔多瓦。我特别想去看一眼建造在清真寺里面的科尔多瓦大教堂。这一教堂,外围依然是清真寺的格局,里面改成了天主教堂,可能是改造者觉得精美的伊斯兰建筑全部拆除太可惜了,最后一念,手下留情,给后世留下了精彩的伊斯兰文化遗产。但塞维利亚的大教堂,除了留下了一座原来清真寺的宣礼塔,改成了教堂的钟楼,还有一个庭院外,其余的全部被夷为了平地。

早上起来,在清凉的空气中先到古城里面去转了转。行人很少,商业还没有开门,恰好符合了我对于古城氛围的期待。古皇宫和大教堂都离宾馆不远,不费力气就穿行在了历史中。

塞尔维亚的古皇宫与大教堂

在西班牙,我们会碰上很多皇宫和王宫。这和西班牙的历史有关,西班牙被伊斯兰教统治了700年,最兴旺的时候只有一个都城科尔多瓦。但后来哈里发势力变弱,于是伊斯兰权贵决定废除哈里发,各自霸占一块地方变成独立王国。所以在伊斯兰占领区一下子出现了很多小王国。这一现象造成了王宫的林立,每个小王国都在比赛谁的宫殿造得更宏伟壮观,所以即使小小的地盘也造出了富丽堂皇的宫殿。小王国之间也不是很团结,打打杀杀争抢地盘,结果被北部的天主教王国利用,各个击破,加速了伊斯兰教在伊比利亚半岛的消亡。在北方地区,也有不少王宫,那是北方天主教势力留下的。

十五世纪卡斯蒂利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,因为公主和王子的联姻,形成了今天西班牙的真正雏形。之前尽管有时候大家会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伊斯兰教的摩尔人,但互相之间也经常打打杀杀,独立为王。我们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有古王宫,其实指的不是同一个国家的王宫,而是当初不同小王国的宫殿。

早餐后,导游带着我们正式参观了塞维利亚的古皇宫。这个皇宫就是当时伊斯兰塞维利亚王国留下来的。天主教拿下塞维利亚后,这儿又变成了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的行宫。伊莎贝拉女王就是给哥伦布颁发许可证去航海的那位,从此开启了世界大航海的时代。哥伦布三次航海的出发地和回归点都是塞维利亚,所以塞维利亚在世界历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。

在皇宫里面有一个房间,就是那个时候女王和各位航海家签订航海协议的地方,哥伦布出海的帆船模型也在里面。哥伦布对航海的痴迷打动了女王,女王答应出钱,如果有财富带回来,哥伦布及其家族可以享受八分之一的分成。这一协议也造成了哥伦布家族后来的巨富。

塞维利亚修建大教堂,有不少钱是哥伦布家族出的。现在的大教堂,正中间的地下就埋着哥伦布的哥哥。哥伦布自己的棺材,有四位塑像人物扛着,放在教堂显眼的位置,供游人瞻仰。哥伦布死后,根据他的遗嘱,被运到他航海首先到达的加勒比海古巴安葬。后来古巴独立运动后,古巴人觉得哥伦布是个入侵者,又把他的遗体退回了西班牙,现在就安歇在这个大教堂里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古皇宫还保留了很多伊斯兰教特色的精美建筑。天主教战胜了伊斯兰教之后不久,西班牙就开始了宗教纯血运动,对不信天主教的人赶尽杀绝,把几乎所有伊斯兰教的人和犹太教的人都赶出了西班牙。那些已经改宗信了天主教的摩尔人和犹太人,也常常因为怀疑他们不够虔诚而被宗教裁判所判处死刑或者流放。

这一纯化天主教的运动,让西班牙变得很狭隘,不光把人杀光,还把大部分有伊斯兰特色的建筑摧毁掉,所以现在能够看到的保留了原汁原味伊斯兰教建筑风格的几乎没有,塞维利亚的皇宫算是其中之一。但内部的很多地方,也已经改造成了天主教的特色。可能刚一开始的时候,国王还留着对伊斯兰教的宽容,所以在伊莎贝拉女王住过的两个宫殿,塞尔维亚宫殿和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,都大部分保留了伊斯兰教宫殿的原貌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但大教堂原址的清真寺就不那么幸运了,为了把清真寺改建成天主教堂,整个极其精美的清真寺被夷为平地,只留下了一个宣礼塔和一个庭院。现在的塞维利亚大教堂,是除了梵蒂冈的圣彼得和意大利的米兰大教堂外,世界第三大教堂,规模宏伟。建造该教堂的时期,正好是西班牙把南美变成殖民地,富得流油的时期,所以一点都不差钱,光是一堵墙壁上的雕塑,就花掉了一吨黄金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犹太人的居住区

逛完了皇宫和大教堂,我们去犹太人的居住区散步。这个区现在并不一定是犹太人在居住。伊斯兰时期,宗教氛围反而更加宽松,阿拉伯人允许不同宗教的人共存发展,只要多缴纳一点税收就行。犹太人走到那里都能够生根发芽,然后就是发财。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、靠信仰把民族团结起来,互相形成紧密社区。他们精明、勤奋、努力,寻找一切发财机会,往往能够成为社会中最富有的族群,慢慢招人妒忌仇恨,最后被无理驱赶、没收财富、甚至灭门抄斩。这样的故事反复重演,到希特勒时代达到了高潮。

在塞维利亚,犹太人做生意的头脑得到了充分的发挥,为塞维利亚的富有和繁荣做出了贡献。今天在犹太人曾经居住的区域漫步,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个区域的高档、宁静和美好。能够想象房子的主人们曾经有过的精心打理和用心布局。天主教统治塞维利亚后,把犹太人统统赶走。犹太人走了,但房子搬不走,到今天还在诉说着当初犹太人背井离乡的无奈往事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弗拉门戈舞

午饭找了一家饭店吃tapas。Tapas就是小吃的意思,用小碟子上一盘盘有地方特色的菜肴,不贵好吃,六个人才吃掉了一百欧元。吃完后,到一家弗拉门戈舞厅,去学习跳弗拉门戈舞。女儿对舞蹈感兴趣,来之前就让旅行社预订了舞蹈学习。我也跟着一起过去,结果兴致所至,也跟着学习了一个小时。

弗拉门戈舞最主要的动作就是脚步节奏和手臂动作节拍的配合。对于初学者来说,要学会手脚的完美配合,是有着极高难度的。但我们还是饶有兴趣地学习了一个小时,算是通过动作和音乐,尝了尝西班牙风情的味道。

弗拉门戈舞现在俨然成了西班牙文化和民族个性的一个象征,但是如何起源的,没有人能够真正说清楚。其实最初只有吉他伴奏的说唱,后来加上了动作和舞蹈,再后来节奏不断加快,就变成了把歌声、琴声、节奏、动作完美结合的舞蹈。在每个城市的街道上,都有人跳弗拉门戈舞,前面放一个盛赏钱的盒子。在琴声中转转跳跳,变成了西班牙人的一种生活方式。西班牙人有着天生的舞蹈和音乐天赋,吉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在西班牙发明并流行起来的。

晚上我们到一个叫EL PALACIO ANDALUZ的舞厅,看了一场弗拉门戈舞专业表演。一场一个半小时,每人门票50欧元,进去后发现至少坐了300人。演员举手抬足之间,女的妩媚,男的孔武,算是饱餐了一顿弗拉门戈舞蹈的风采。但据说真正疯狂的弗拉门戈舞蹈,应该到路边酒吧去欣赏,那里才能够看到西班牙文化中狂野的一面。可惜这样的酒吧常常要到晚上10点之后才开始表演,我劳累了一天,不再有精力去凑热闹了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漫步黄金塔

9点半回到宾馆后,看地图发现“黄金塔”就在宾馆不远处的瓜达尔基维尔河河边,于是就信步走了过去。瓜达尔基维尔河可能是历史上运送黄金最多的一条河。这条河往下直通大西洋。航海时期掠夺的财富,就这样源源不断通过这条河流,涌入西班牙。所有海外的船只到了这个古塔边上,都要停靠岸边,填写船上所装载的货物。关税用黄金支付,所以这个塔就被叫做黄金塔。

美洲的发现,使西班牙一举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国家,成为第一个日不落帝国。但也正是这样靠掠夺而不是靠创造得来的财富,大大伤害了西班牙自身的造血能力,后来很快就被英国、法国和后来居上的美国追上和超越,逐渐变成近代欧洲发展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力量,像一只被拔掉了牙齿还被打倒在地的老虎。

老俞闲话丨曾经的财富中心——塞维利亚

我在河边来回独步,站在河边凝视河水在两岸的灯光下泛出的粼粼波光。所谓的是非成败转头空,财富名望都是转瞬即逝的味道。几千年来,只有这河水静静流淌着,以与世无争的姿态,品味着人世间的一幕幕悲欢离合。黄金塔在橘黄色的灯光下,像一个孤独的老人,见证了各种热闹和冷落,掠夺和谋杀,合作和背叛,爱情和幻灭,今天除了沧桑的外表已经一无所有,但却沉淀下来了无人能够疏忽或者轻视的过去。这一过去还在影响西班牙的现在和未来的命运。来着自来、去者难留,发生过的事情,都是人类精神财富的一部分。

(未完待续)

塞维利亚旅游景点